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养老院的“90后”护理员—— 青春陪你慢慢变老

重阳节马上就要到了,西安沣东新城王寺养老院里3名可爱的“90后”女孩,正张罗着给院里的爷爷奶奶们准备节日的惊喜。从专业护理学校毕业的她们,在西安城西的这家养老院已工作了3年,从一线护理员到护理部长,她们与院里的每一位老人结下了深厚的感情。她们用最美的青春年华,陪伴着院里100多位老人的金色夕阳时光。
 
“面对老人需要付出更多耐心和爱心”
 
赵飞雁、 张盼盼、董宵,3名“90后”女孩均毕业于陕西工运学院老年服务与管理系,是真正的“科班”出身。按说,在老龄化社会的当下,这个专业的人才较为稀缺,从就业上来讲,应该很“吃香”,但实际上,和她们一样科班出身的同学们却有不少放弃从事这个行业。
 
“护理员这个工作很累,社会地位也不高,需要比常人更大的毅力,才能坚持下来。”26岁的赵飞雁说,刚走出校门时,她在北京、深圳的养老机构都工作过,差点就放弃了,实际和理想差距太大了!
 
进养老院的老人普遍年龄较大,大部分是失去自理能力或失去常人智力的,有时无法控制大小便,护理员首先要从这些方面照顾老人。“第一次给老人处理大小便之后,我洗了一天的手。更有一些失智的老人,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,让人很难接受。”赵飞雁说:“我们这届毕业生约100多人,现在还从事养老服务行业的不到50%。”
 
1990年出生的张盼盼也是从一线做起的,她困惑的是和老人沟通交流问题。“有的老人就是不愿意配合你,说什么都不行,不吃药、不吃饭的大有人在,我们就要哄,利用所学的心理学知识,对症下药,哄的老人开心,他们高兴了就愿意了。曾经有个80多岁的老人患了老年痴呆,整晚不睡觉,我就抱着她,像哄小婴儿一样,抱着她睡了一夜。”
 
正是凭着这份坚持和耐力,三名女孩都当上了养老院的护理部长,用自己的专业知识,为老人提供更好的服务。
 
“希望每个老年人都能优雅地老去”
 
26岁的董宵说,自己是真正入职后才明白为老人提供护理、和老人沟通交流都藏着很大的学问。虽然工作中有汗水也有泪水,但只要自己的付出得到老人认可,就觉得很开心。
 
“作为护理员要面对各样的老人,有的和蔼可亲,有的冷淡孤僻,有的甚至会无理取闹,但是我经常告诉自己,老人就像我的爷爷奶奶,他们都很寂寞。”赵飞雁说,来到养老院的老人们普遍年龄偏大,子女无法照顾,他们内心渴望的是关爱。除了日常的护理之外,老人最需要的是陪伴。
 
75岁的张奶奶在养老院已经住了两年,每天都和这几个女孩在一起。张奶奶说:“这几个姑娘心眼好,人也朴实,不嫌弃我脏,和我可亲热了!就像自己的孙女一样。”
 
“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,老年人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。谁都希望在老了的时候,能够活得有尊严,即使他们不能照顾自己的生活,也希望体面干净,有人陪伴。所以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加入到养老服务的队伍中来,照顾和陪伴老人,希望每一个老年人都能优雅的老去。”
 
永川养老院:专业养老护理人员太稀缺
 
西安沣东新城王寺养老院工作人员李媛告诉记者,院内160名老人,但一线护理员只有20多人,平均每人护理8个老人,工作量很大。目前招人很困难,基本上都是40岁以上的人在做。“像这三个女孩这样既具备专业技术,又愿意从一线护理员做起的,极为稀缺,很难招聘到。”
 
陕西工运学院老年服务与管理系主任包丽萍表示,能否招到足够的学生,是她每年都要担心的问题。“2008年我们首次开班,只招到了17名学生。就算到现在,每年最多也没超过120人。”她告诉记者,在2010年以前,只有40%的学生毕业后会选择养老护理岗位就业,近几年这一比率才逐渐上升到60%。
 
如何吸引更多人从事养老服务这个行业呢?包丽萍认为,首先,全社会要形成敬老爱老的氛围,对这个职业要有真正意义的认同,并给予足够的尊重,提高养老护理员的社会地位。此外,养老护理员的待遇也亟待提高。她说,在日本、新加坡等地,一位养老护理员的工资待遇可以达到甚至超过白领的薪酬。